進入XMS | 求助 |
第117次會議紀錄
(by 系統管理者, 2012-11-19 16:45:20)
頂尖大學數位資訊發展計畫X-mind第117次會議紀錄
時間:2012年11月19日 (一) 11:30~13:30
地點:大勇樓210403室
參與人員:李蔡彥、鄭宇君、徐國偉、黃厚銘、劉慧雯、廖文宏、陳恭、吳蕙盈、許志毓、李學甲、陳聖智、李俊輝、卓曉青共13位。
會議概要:
一、本年餘下會議安排說明(廖文宏老師)。
二、國科會提案說明(李蔡彥老師)。
三、黃厚銘老師分享研究關注:「ambivalence與資訊社會研究」
四、QA交流。
五、附件資源。

會議內容:
一、廖文宏老師,
本次邀請黃厚銘老師分享在國外研究議題,下次會議在社資117。

二、李蔡彥老師,
(1)國科會是11/29截止,我們要提的是人文處,到明年2月,目前還沒到期,國科會不與人文處的衝突,老師們也可多發揮。
(2)11月底前將討論出大方向。所以我們預計在11月底,12月初,與陳百齡老師、吳筱玫老師,及研究群成員們再一次meeting,成員要表達意願。
(3)3個大方向,社群媒體(行銷);影像敘事(影像來源、時地標識,及其識別,應用於敘事);行動平台(生活脈絡)。三個擇一,或是結合,先期有與鍾院長討論,在11月底、12月初的會議會作決定。

三、黃厚銘老師:
愛恨交織與資訊社會研究,關注太集體或太個體,透過手機人與集體間的關係。
1、傳統社會是有集體沒個體,當代則媒介提供機會,歷經個體化洗禮。
2、先是傳統集體社會,接著是個體,而當下社會在第三階段,既要個體、又要集體。McLuhan談媒介也是三個階段,部落、去部落、再部落化。
3、相對速度、絕對速度,造成再部落化,利用媒介可再把個人—集體需求拿回來。Bauma指傳統社會為了安全會放棄個體性,但在第三階段,人們經由電子媒介可拿回個體性,這就是我說的愛恨交織。
4、手機研究
(1)2004,2005年時作的主題就是「流動的手機」,找了陳恭老師一起,現在也還是作一樣的研究,我作研究很慢。起初,我並不是想搜集使用者資料,而是想映證我對手機使用的了解是貼切的。
(2)與博士生曹家榮激盪繁多,他的博論成熟度很高,大家可以看看。(鍾蔚文老師是口委)
(3)速度存有論,因為手機我們隨處可上網,方有即刻性。
5、除了McLuhan脫殼之人,cyber space的概念,手機還有穿帶性,因為手機,挑戰了基於網際網路對電子媒介的討論。
(1)非real time取消real space,而是軟化。手機出現,約好的時間、空間都可以改,會面點也不需要精確。
(2)所以並不是極端的取消時空,是軟化時空。
6、公私交錯,反應在手機交談中,雙面舞台、背景噪音,兩個舞台不完全區隔,會互相干擾、影響。
7、手機研究創始概念是連結,但,
(1)用手機並不是要跟大家永遠保持連繫。
(2)既隔離又聯繫。
8、肇因於既隔離又連結,APP設計應
(1)資訊性:layar只有資訊功能,應加(2)。
(2)人際溝通功能:皆重連結、隔離性。
(3)有些功能會變異,
9、PTT研究
(1)重要的是我的理論觀點,而不是搜集資料工具。中研院有一研究搜集BBS資料,但並沒有提出相當的成果。
(2)mob-ility:字的歧義性,原本不想翻譯,但審查人要求,於是我譯成「流動的群聚」。
(3)PTT的歷史與文化由碩士生李紹良,從我國科會切出去。
(4)情緒感應不用面對面就可以作到,PTT上站人數,可以湊熱鬧。

四、QA交流
1、mob-ility在PTT和手機都一樣重要嗎?
A在ambivalence一項,兩者都一樣重要,但mob-ility就不一定了。PTT上的mob-ility不一定,時聚時散。用mob-ility談,可談到除了網路空間以往會牽涉的身份認同,還多了現在時而進、時而出的流動。

2、要用mob-ility是不是要先有一個具體、實體的可以搜集進來?宅男白天可能是上班族,但這個現象觀察的到嗎?
A 還是可以談的,這是方法上的問題,你用什麼方式可以去找出他的宅男性格,他一定還是有些行為舉止可以用一定的方式找出來。

五、附件資源
1、http://www.layar.com/
2、政大社會系博士曹家榮論文初稿:行動電話實作與流動的個人社群
3、政大社會系碩士李紹良:十五萬人的BBS 是如何煉成的: 批踢踢實業坊技術演變歷程之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