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記錄 文件 第102次會議紀錄
作者: 何詩韻 (03-06 11:51, 第102次x-mind會議紀錄.docx ,21 KB) 閱讀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註解:

頂尖大學數位資訊發展計畫X-mind102次會議紀錄

 

時間:10135 ()

地點:大勇樓210404

參與人員:劉慧雯、陳百齡、郭正佩、蔡子傑、蔡銘峰、紀明德、李蔡彥、徐國偉、吳筱玫、林顯達、陳聖智、、聖智佩、菜鍾蔚文以及助理們。

會議內容:

 

l   本季經費有10,0000預計拿來購買六隻sensation手機以因應實驗需求。目前請HELEN協助連繫廠商,希望能夠用一隻15千元買到。

l   x-mind下次會議擬邀請對象: 陳憶寧老師、施崇仁老師、江靜之老師

l   本次會議希望能夠集合老師們的意見,提供一些期中mini conference可以邀請的嘉賓名單。這個mini conference 是和廣告系張卿卿老師合作,目前由其博士生協助整理相關與會者名單。

第二場會議:從閱聽人需求開始的創新生活服務。

擬邀請擔任主持人的嘉賓名單: 世新傳播學院院長 陳清河、台大資科系老師蔡志浩等

第一場會議:凝聚討論的關鍵議題及切入點。

擬邀請的回應人:張善政(前GOOGLE亞太區基礎建設營運總監;現任政委)

l   本計畫目前共有三位行政助理,未來會考慮擴編。惟,現階段不太可能配給每位老師一個助理缺。因此,各位老師若是在研究上需要相關助理協助,歡迎提出來。

 

會議演講:

 

傳播學院 鍾蔚文院長

 

l   過去我們傳播學的老師總被外界質疑,她們認為我們訓練出來的學生沒有「能力」可以應付現實的狀況。他們認為我們政大主要就是以理論為主。這個質疑讓我和陳百齡、陳順孝老師在1993年決定作這樣一個研究。我們同時也在想,質疑我們的人是如何去做這樣的評斷?若事實如此,我們又如何能夠走到今天而沒有被淘汰掉?

l   過去,傳統上認為知識就若冰山的一角;其實,我們知道的遠遠低於我們所能想像。

 

Knowing how vs knowing that

l   簡單舉個例子來說,一個懂得背誦棋盤規則的人,卻不一定懂得知道怎麼下棋。「知道」和「知道怎麼做」之間是斷裂的。另外,報社裡的報稿單代表了你如何切割你的知識。因為,我們在主流的思考裡面,並且慣於器物的使用而漸漸忽視了心智的思考。

E.g.:  my head is in the cloud

l   雲端科技的進入,已經將coding 的過程忽略了。所有知識都透過雲端工具的介入而改變了心智的思考方式。

l   知識似乎不在心裡,知識是散布在四週,而物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卻也常常被忽視了。

 

典範的轉向

l   類似焦點的轉移。過去我們要知道答案,總是問同樣一個問題。然而,當我們將這個經驗轉向,就會發現很多我們過去take for granted 的知識。

 

l   向情境轉:從我主義(i-ism)到我們主義(we-ism)。心不是所有的一切,就像007一樣,隨地取材。我們的心不是所有的主導。

l   向器物轉: (媒介)能為我們做甚麼?在人類解決問題的過程中,物扮演了甚麼角色?

Ø   工具本身儲存智能: 物本身就是認知結構的一環。物在思考的過程中她也參與了討論。物即是心認知的一環。

Ø   工具促成發現知識的行動:當我們在逆光的情況下用手放在眼睛上,這個動作就幫助我們看到萬象中被隱藏的知識。所以,當我說「我寫論文」,其實在完成的過程中更包括了指導教授和學生共同投注的心思、筆電的藤打等等。

Ø   工具提供了生物心智無法提供的智能

Ø   工具加強和改變個人心智

l   向身體轉:

n   生物的身體:機器人。過去總認為「心」負責所有任務;但是,將身體拉進來後,身體即充滿了智能。

n   文化和社會的身體

 

將心智和器物放回情境中

l   行動像是一場爵士樂,過去我們重視點,現在我們重視的是過程中的決策、動機。

l   開車的過程中是心、身體、車、路共同合作的結果。

l   人的行為和物之間的親密感是一種連動的感覺。它就像一個齒輪,彼此相互影響。

Q&A

 

Q: 物感覺上是被動的,仍舊需要人進來。因此,他們應該是隱藏著一些智能。物感覺上比較像是次要的储存裝置,我覺得核心還是人。想請教您的看法?

 

A: 我的觀點認為,可能不要問說誰主、誰次、或主動、被動的問題。若重點放在合作跟分工,或許比較好理解。今天我們走在城市裡,城市就代表了認知結構。走在城市裡面,不知不覺我們已經左右了原本所欲的方向。將此道理轉移過來,同的地,我們要培養學生,首先考慮旁邊的器物如何幫助她們,進而思考作為人我的角度在哪裡。人的主動性在於他善變,所有的行為很LOCAL,人解決問題的智能就在於即興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