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記錄 文件 第104次會議紀錄
作者: 何詩韻 (04-05 16:47, 第104次x-mind會議紀錄.docx ,20 KB) 閱讀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註解:

頂尖大學數位資訊發展計畫X-mind104次會議紀錄

 

時間:10142 ()

地點:大勇樓210404

參與人員:李蔡彥、徐國偉、林顯達、蔡子傑、江靜之、陳百齡以及助理們。

會議內容:

            上一季經費購買的手機已經到貨,現在暫時還是先留著待第七次使用者說明會時再來發放。下次說明會時間由原本的4月下旬延至5月下旬主要目的為配合劉蕙雯老師的實驗研究設計。在劉老師準備就緒後就可以開始下一期的使用者說明會。目前共有26台手機本實驗中使用。

            原訂於5月底和張卿卿老師研究群合作舉辦的Mini conference 因應張師團隊國際研討會,而順延至69日。目前已經將我們負責的第三場次相關與談人確定了。羅列如左:

主持人:科管所  蕭瑞麟老師

引言人:使用者設計協會 蔡志浩、台科大的唐玄輝老師、資科系的廖文宏老師

回應人台科大的陳鈴鈴老師

            本研究群下一次的會議主持人以及演講嘉賓邀請將委託 郭正佩老師。

            計畫邀請演講口袋名單中的陳憶寧老師預計在6月中的時候可以到本研究群來做分享。

 

講座內容:

 

江靜之老師---【跨平台新聞敘事】領域的現在與未來

 

壹、陳百齡老師簡介

 

江靜之老師可謂本院博士班畢業之模範生江老師過去幾年主要以敘事分析(narrative discourse為主要研究方法目前的研究興趣已經由過去的訪談形式轉向到目前的跨媒材處理。江老師目前也參與本校大學報的指導,希望藉由江老師的專業,帶領大學報同學打造一個跨媒材的敘事平台。

 

貳、演講內容節錄(詳情請見附檔一)

 

            演講主題概念化定義:

                            跨平台:不同媒體之間的跨越。

                            新聞敘事:若新聞是一種敘事,則新聞是否失去了其原真性? 若新聞在結構上一點也不像故事,如:林書豪打贏了第幾場比賽。若此新聞能夠引發閱聽人的想像,則敘事就成立了。

 

            新聞的意義/功能: 神話敘事。新聞的功能就若神話,告訴我們社會的運行。

 

            跨平台新聞敘事可分為三部分來討論:

            媒材:過去(90年代以前)的媒材都被並在媒體上來談。文字、圖像、聲音都是媒材。因為數位化,所以媒材可以獨立出來。

            閱聽人: 過去的接收者轉換成現在的生產者。讀者、作者之間的界線模糊了。不同媒材的選擇會對閱聽中的接受和涉入產生不一樣的影響。

            媒體: 傳統媒體中的敘事結構是單向的文本;網路上的敘事結構是一種多向的文本(陳順孝,出版中)

 

            媒材的轉換: 由文字轉換到影音新聞上(意即媒材間的轉化)會有許多細節被挑選、被忽略。這中間的挑選過程會讓新聞的客觀性受到質疑、會影響記者在採訪過程中的資訊精細程度。

 

            媒體的轉換: A媒體轉換到B媒體其敘事結構有哪些改變了? 網路新聞的互動性會影響到新聞的製作、新聞連貫性、資料蒐集以及敘事的結構。

 

            不同媒體的媒材比重跟意義: 不同的媒體一開始的立意和收視群的需求不同,電視新聞以影音以及大量的畫面為主要訴求;報紙的媒材主要以文字和少量的圖為主軸。若將報紙的媒材選擇和標準應放到電視新聞上是不合理的。因此,在不同媒體上的媒材比重跟意義是有討論的必要的。

 

            媒體物質性與閱聽人行為: 閱聽人使用媒體的方式或許是因為軟/硬體的設計上而有差異。隨著數位匯流,公民新聞的平台開始出現,未來的上稿平台或許也需要經過周詳的設計以因應公民記者的湧現。

 

 

            跨媒體新聞功能與設計: 依閱聽人生活情境,不同的媒體新聞具備不同的功能與意義、不同媒體如何依閱聽人生活情境構成新聞網絡。新聞工作者透過新聞網絡來去設計新聞內容。

 

Q A

Q: 目前正在著手進行的研究是哪一塊?

A: 媒材和新聞的部分。目前重新閱讀敘事理論,我認為新聞和敘事之間是否能夠重新併在一起討論確實是一個重要的議題。或許先了解敘事理論的最根本才能幫忙解決這個問題。

 

Q:閱聽人在甚麼情境下使用哪一些載具似乎已經慢慢有個雛形。有沒有可能未來的記者提供一些簡單的RAW DATA,後面有一些人將資料加值化讓新聞的敘事可以跨多平台來使用?

A: 不同時空、情境會有不同的媒材來說故事。未來有沒有可能人的使用情境變成一種矩陣,這些組合會任意重組但問題就是那個矩陣的內容是如何產出 或許未來在選擇媒體時,中間會有一個機制可以幫助做決策。

A: 這個問題延伸出一個問題: 未來的記者或許已經不再是現時的記者,未來的記者或許在新聞產製的過程中不會這麼累,他們的工作內容或許會改變,因為未來的閱聽人不知道會變成甚麼樣子。當然,這或許也是未來可能的一種新興職業也說不定。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