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記錄 文件 第106次會議紀錄
作者: 系統管理者 (05-15 01:15)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頂尖大學數位資訊發展計畫X-mind106次會議紀錄

時間:2012514 () 1130~1430

地點:社會科學資料中心 互動研討

參與人員:李蔡彥、劉吉軒、郭正佩、陳浩、張以明、王瓊文、林顯達、陳聖智、廖文宏、蔡銘峰、徐國偉、蔡子傑、劉慧雯、陳百齡、廖澺蒼、方念萱及助理吳蕙盈、許志毓、李俊輝、卓曉青共20位。

會議內容:

四個主題,

一、介紹互動研討室(廖文宏老師)

二、來賓、與會者專長及研究領域介紹(李蔡彥老師)

三、介紹博理基金會與TV2.0(執行長陳浩,策略長張以明,製作總監王瓊文);四、問答交流(與會成員)

 

一、廖文宏老師:互動研討室介紹

1、環境、設備介紹,從社資中心短片讓來賓看到社資整修前後及與數位接軌的蛻變。

2、本研討室開幕首位來賓即是馬總統,出席社資前陣子將雷震史料重新整理、用數位型式呈現。

3、與會貴賓稍後有興趣,都可再來體驗。

 

二、李蔡彥老師:研究群老師專長領域及介紹

1、傳播學院鐘院長因出席院評會,由副院長百齡老師出席。

2、與會13位老師的介紹和專長領域。

3XMIND是傳播與資訊兩領域的合作,老師們每2周聚會1次,透過此方式從事交流,在教學上有數位內容學程。

4、研究群的成果,若不是在這樣機會下是不會產生的,許多老師也開始「不務正業」,打開跨界領域的交流。

 

四、博理基金會

1、由郭正佩老師開頭,說明半年前開始與此基金會接觸。

 

2執行長陳浩

談自己從政治系畢業,看到社資中心呈現雷震覺得特別親切;介紹同仁王瓊文,做過許多有名的歷史紀錄片;而張以明現可說是林百里文膽,3位都與媒體有關係。

談博理有2個計畫,一是博理、另一是雲廣。我們曾幫政府做數位政策白書,也進出總統府非常多次,但顯然建言尚未得到公部門的申張。

廣達之所以跨足,主要是希望在雲端多些著墨,pc極限已到,雲廣科技即是在此條件下成立,重視出版雲、中小企業雲。

對教育雲ICTC也在想如何結合。

 

五、製作總監王瓊文

1、自言在政大、學校求學打下良好的知識基礎,但工作過程中感受到資訊與傳播科技的互動,實作也受到影響。做的是歷史紀錄片,與社資中心的淵源很深,特別對雷震感興趣,尤其是做成timeline讓人了解雷震,很讓人印象深刻。

 

2、面對教育跟面對業界,媒體在教育上不斷變革,之前以明哥在TED的演講,提到了未來媒體會長怎樣。其實我們也不是完全知道,在這裡也希望與各位多討論。

 

3衛報的3隻小豬,告訴我們新聞是共構的,加上行動裝置掘起,漸漸是根據型式來想用什麼內容,思考什麼訊息適合什麼平台。burberry跟世界頂尖的科技公司合作,企業即媒體,也重視技術,因為越來越需要技術處理無論企業、社群媒體,其實換成任何其他單位,如大學,皆同,都同樣面臨變革。

 

4、在教育觀察到的現象:

①學院內創新edxmit+哈佛。

bard+哈佛+耶魯,開放課程、全球規模,甫開放人數即超過多年來的新生註冊人數。自學、開放的社群促成熱情、形成教育上更大改變。

 

圍牆外的挑戰:Ⅰ. udacity:原做ai,跳出來,也得到很多創投基金;Ⅱ. the Minerva project;Ⅲ. TED,也跳入教育,秉持好的觀念值得傳佈,用知識+動畫的方式;Ⅳ. KHAN ACADEMY:以中學為主,可追蹤學習歷程;Ⅳ. YOUTUBE FOR SCHOOL

 

5、趨勢:

VISUAL的重要性:包括教育與媒體。

 

社交:翻轉權力關係,點對點、主被動的更換。

 

BIG DATA的處理分析。

 

6、媒體狀況百花齊放,有些也不全是多好或多新,但流程確實變了。專業知識被打破、重新建構,此時,跨界是重要的,但也是比較少的、人才也少。

 

7、未來媒體實驗室

重視技術上的研發、支援,因觀念人人可談,卻不一定能實作、操作。

 

②知識協作、全媒體化:《BUSINESS MODEL GENERATION》在世界各地辦77次工作坊,討論課程內容,才實體寫書,當然也去各地巡迴。與以往老師把畢生所學著作一本書不同,採全媒體的思考、呈現。

 

知識的全新CAMP讓知識成為一場嚮宴,讓學生更易、也願意吸收

 

教育者成為表演者,徜若教育是表演,教室變成攝影棚會是如何。哈佛課程,「正義,一場思辯之旅」就吸引很多人。

 

8、未來媒體LAB的行動策略:

建立新專業,匯集四大主題知識

科技應用、運營服務、內容創新、科技人文新趨勢。

 

論壇與工作坊

培育策展人,關注未來媒體發展,也希望就這機會與xmind研究群聊聊。

 

虛實整合平台

打造教育雲,共享未來媒體知識,教育攝影棚EDUCATION STUDIO DESIGN

 

六、討論交流

1、李蔡彥老師:未來媒體與教育的關聯?

陳浩執行長:我們是有點混在一起講,但練兵,徜若環境有大變化,我們會缺乏人才,關於教育,其實老闆(林百里)的觀念也還在思考中。

張以明策略長:FUTURE MEDIA LAB,指的是若接觸的方式變了,DEVICES變了,媒體變了,EVERYTHING都是MEDIAFML(未來媒體實驗室)是工具,我們相信將來媒體會改。

 

2、陳百齡老師

領域匯流是政大很早就在做這件事,我們一直主張教育分流的太早,理不讀文、文不碰理,但老師應該要能提供環境讓學生玩出東西來,從學院層次現在就要開始做,我們也期待看到(FML)真的媒體實驗的案子,讓學生、老師帶進去做。

 

3、方念萱老師

在數位一塊VISION多不會相差太遠,國家數位典藏弄了十幾年,做學術傳播與文化推廣,但接近尾聲了,我自己覺得,以學校領頭,成果其實是還好,民間反而做的比較好,會不會是把資源交給很強的NGO合作,民間的慾望、動機較強,也許能更好的成果。

 

張以明策略長:

若開始跟學校合作,很多問題是,都已經在做,只是階段的差別,然而無論政府、學校、媒體都是由TOP DOWN來思考,很難成功。談商業對教育、NGO來說似乎銅臭味很重,但這是get real,不再停留在chapter12的前述階段,學術、商業在初階段是必然是分離的,但我們已不想停留在chapter12的時候。

 

大家都說平面被打的最慘,但NYT、衛報走的最先,最好的方式非典藏,而是讓各自取所需,用他們要的方式活化,各自有派送平台、用各自的方式傳佈。

 

未來媒體是ACTION,是動詞。

 

4、郭正佩老師:若說到各取所需,CONTENT如何讓有創意的人取得?

陳浩執行長:每個禮拜向林百里報告,也研究世界各地案子。看到四個趨勢,

科技2.0—科技應用

內容2.0-內容創新

商業2.0-運營服務

知識2.0-科技人文新趨勢

若不以BUSINESS的方式,無法實證的推到世界各地。

 

七、王瓊文製作總監:TV2.0的創新策略

1、社交媒體,3個創新:訊息、組織、技術架構創新。

如,以歷史研究而言,除了紀念館、紀錄片、典藏,如何運用現在媒體質變,促成更多人了解228。以我當時在公共電視,花很多力氣,也問心無愧的拍了很多,但,多半是完成後,找新媒體部的人來,俟傳統產製完後,才想如何送到不同平台。

 

2、數位典藏,是剛開始要有的,有點像基礎工作,之後的管理營運更重要。做內容的人,多半的驕傲的,可是事實情況,是內容為王à使用者為王。

 

3、組織架構創新。IT部門分離à新媒體à製作中心。

舉一個情形,如種子記者,常常被叫去開會的人,多非權力者,USELESS

 

4、內容上希望創新,但運營上更渴望有新作法。

 

八、問答交流

1、李蔡彥老師

未來必然是一數字/位領導的時代,政大的人才對VISION有概念,也有組織能力,能找到資料、用好的創意呈現,我們也做了LIVING LAB,投入過電子書、手機、生活情境的導向實驗室,以便提供好的BACKGROUND,供政策、教育訓練。

 

2、陳百齡老師:對產學合作的看法?

策略長張以明

博理基金會VS雲廣,各有所擅,目的在找出從傳統到新媒體轉型的SOLUTION,Ⅰ.對人才的期待—IT、傳播、商管的混血;Ⅱ. 對商業模式的期待不再重複以往的運作,或光做特定方向的研究。

CONTENT反而放在後,而是要了解TECHBEHAVIOUR

執行長陳浩

REAL,做東西。

不會是跟一個院,一個大組織,而是INSTITUTE、區塊、專案式的合作。

期待的是與個別老師實際的CASE

接受個別PROPOSAL,可上戰場打仗的。

 

3、陳聖智老師

學生在意的是東西要放到哪裡,而不只是課堂專案作業,有沒有BIZ的分紅誘因,讓人才不只是創意黑手、勞工。

 

4、郭正佩老師:對人才的想法,要多少?從哪裡來?

執行長陳浩:

臺灣曾有2個時間點,大量需要媒體人才,一是報禁開放、另一是有線電視出現的時候,現停滯很久了。

現在是全媒體化的時代,在巨變前夕,亂象叢生是可預料的,器材已往下民主化了,以前要扛重攝影機,現在不用,還有許多狀況,而臺灣走的很慢,落後於港澳。朝日新聞在全媒體化時,內部要很多轉化的訓練,需要多樣的人才,我相信現在是巨變前夕,很快就會碰到很大的轉變,就會需要大量人才。

 

策略長張以明:未來媒體不掌握在現在的傳統媒體人手上。

不太著急要進傳統媒體的前幾名,現在訓練出的是一批現在還無法量化KPI的人才。

一旦變,幅度會相當大,非IMPROVE,是DISRUPT

 

5、徐國偉老師:從一個學生談起,剛如何雕琢?資訊人才如何補媒體這一塊?

執行長陳浩:對我來說不是問題,網路資訊,只要有SENSE,不怕找不到。

策略長張以明:想的也許不是EDUCATION,而是LEARNING。老師的功用已經不是教,也無法實用或有系統的教,現在的狀況是下往上,反而是學生教我。主詞已經改變了,我們到全世界各地找REAL CASE,因為無法在任何一本書、任何地方系統性的學習,我想老師先SELF學習也是非常重要的。

 

6、李蔡彥老師

很像是用EDU2.0的方式培養MEDIA 2.0的人才,體制內/外都有可以做的。

 

7、劉吉軒老師:投資到何時方損益平衡?臺灣這邊有無客戶?在選舉方面是否有協助?

執行長陳浩:很多部份都跟國家建設有關,我們先往中國大陸走,有其國家趨勢、需求,臺灣目前基礎建設還是不夠的。

策略長張以明:政策、技術環境的問題,基礎建設不好,如何期待這種環境上的新媒體。主要是NEW THINKING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