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記錄 文件 第 08 次會議記錄
作者: 宋育泰 (05-22 09:42, 會議記錄_060925.doc ,37 KB) 閱讀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註解:

頂尖大學數位資訊發展計畫

資訊與傳播跨領域研究子計畫

第八次會議記錄

時間:2006/9/25

地點:大勇樓404

參與人員:李蔡彥、吳筱玫、張寶芳、劉吉軒

會議內容:

一、               劉吉軒老師報告:內容元素之情境資訊剖析與內容需求之情境模型建構

  關於「情境」一詞在英文中可以是SituationContent(目前尚未決定使用哪一詞)。主要是希望可以進一步針對不同需求設計重組內容模式。

  以往內容之呈現過程都是由創作者主導的形式。若能針對內容進行合理切割,就可以符合不同需求達成內容的重組。例如:ICRT有一種剪輯是把關於love的歌曲都剪出一兩個樂句片段一起呈現。或者是Discovery把掠食者在獵食的最精采瞬間剪輯成一段影片呈現。

  研究的議題一是內容拆解之技術。這包括了定義有意義之元素切割、情境資訊之標示方式,還有情境資訊的賦予與取得(除了人之外,也可由系統自動或半自動的取得。)議題第二階段則為內容重組之技術,定義使用需求之情境模式,內容片段情境資訊與使用需求的對應。

廖:內容拆解的領域還蠻廣的,不同形式拆解運用的程式也會不同,訊號層次與符號層次的拆解就有一些差別。

劉:初步階段大概是低解析度的做法,像文件是以paragraph再到sentence。音樂則是以一些結構去拆解。

廖:之前有一個學生做自動化影片剪輯,是以Nike的影片剪輯,作品剪輯整體看起來具有一種協調性,他的研究應該也與這個研究有關,是一個有趣的例子。

吳:每次在處理大量內容的時候都會有困難,所以我在想有沒有一個反向思考的模式,有一個資管所的學生的作品是做一個音樂分享平台。他是使用web2.0,先不管大量的資訊,他從斷裂的資訊開始,邀集所有的user提供音樂片段,他背後的邏輯是如何分類東西……

劉:譬如說目前的技術來講,要由電腦資訊技術去自動取得會非常的困難,初期會由使用人來對內容情境資訊,在討論的過程中也考慮使用web2.0,要設計好背後的標籤,才能做好怎麼樣的標示。

張:Context有兩種困難,第一種是再現的問題,Context具有一種互動關係問題,人在不同情境之下他會怎麼定義問題,使用者的模式是什麼?在什麼時候有怎樣的意義需求。我是不是可以建立一種場景,在場景之下來研究使用者可能會怎麼使用,再以這些資料為背景去決定要如何對內容進行標籤。

李:以前曾經做計畫是關於新聞的再現,在政大裡若可以focus於媒體相關的內容,比較可以做出know-how。關於新聞內容中的人事時地物,以前就有一種程式可以做,不過以前最大的困難是誰來做這些設計。

張:News XML仍然在外圍定義……

李:怎麼會有人寫好文章還特地清楚標示標籤,是這可能不可能普遍。感覺兩位提出的構想,可能從巨觀來看,若是兩人在相同的情境之下用到這一篇文章,那這樣這篇文章就會有兩種不同的觀點,下次若有同樣的人有同樣的興趣的時候會怎麼使用資料,所以這個方向會是很有趣的方向。比較難想像的是有比較特殊的範例。

張:以News XML來說,路透社做比較多,他們在外圍就設定好,最主要會這樣進行是因為要賣給其他通訊社,那他們沒有運用到這些情境,對於個人來說,我們要的其他資訊就沒辦法提供。若只是新聞事件裡的人物是誰,那麼其他的使用者在查資料的時候就可以把這個資料查出來。

李:若這是有不同的做法,這些東西就是基本的,從使用者的過程之中去選擇,就會有不同的使用價值。

張:第一步可能會是場景設計,從這些範例抓出來使用模式,就可以運用到之後的內容標籤上。

李:所以變成文字之後,不見得要有完整的例子,若有實體化的例子會比較容易了解。

吳:解構的部份會比較容易去想像,不過重組的部份會比較難以想像,若就新聞來說會有比較多問題,去脈絡化之後再重新組織後可能會使新聞事件失真。

張:對於使用者來說,可能就是要提他想要用的單一片段

吳:若是如此強調的情境本質就比較模糊了,若是強調情境的話上下文的關係很重要。

張:若以另一個角度來看,就是講人與該文本之間的關係。

劉:以語文的觀點來看可能會有上下文的關係,所以就有考慮

張:這樣就會牽涉到創作者的問題,會比較麻煩。

李:若是從情境進入,例如不同使用情境關於Microsoft的消息,可能是關於Microsoft的股票來看微軟的發展。若我們做出一個系統,使用者一定會把情境拿進來,就像是我下key word一樣,這樣做可以比做key word更細一點。用的人越多信心指數就可以越高。這個東西要怎麼問法,或許有新聞系的主要知識在裡面。這其中也或許有老手與生手的差別,一方面這比較可以focus在新聞的方面。

張:所以這會與將來參與的交大的老師有關聯。一個狀況是比較有經驗的人,給他一個情境看他如何使用資訊,另一方面是做比較普通的人。這個實驗可能資料量會很大,可能學生一百人,專家二十人,隱隱約約可以做出一個方向。

李:兩位老師以後合作的方向,是老師在進行系統的設計。

張:我進行是tag的部份,另一個交大的老師是做scenario design

吳:舉例來說,要去追一個學生發生了車禍的新聞,一個新手學生的話一定會跑去問學校,若是一個老手來做的話一定會問警察。專家之所以會做比較快是因為有方法,但是卻也受到一種制約。這裡目的都是找當事人,這就是兩者思路的差別,這就是要怎麼樣做出scenario

廖:早上的時候我女兒說要交一個報告來介紹一種運動,是要從一個article去介紹一個運動,一個文章可能只有一部分的資訊,但是背後關於這個運動還有很多的知識存在,不曉得這與現在兩位老師在做的是否有關聯。

劉:我剛才講的是資訊個體,譬如說棒球這就是info knowledge

張:就這一點來說就有很多的情境知識。

廖:那這就要去定義,其實這些很多情況與這做報告也是很類似。

李:若是這樣子發展,或許未來搜尋資訊的方式與能力會僵化,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在處理我們不熟悉的資訊可能就會有一點幫助。

廖:有一些部分是需要領域知識的,若是需要專業的技能,這與找很多人來實驗的是否能歸類出一些東西。

張:這可能就是比較需要聚焦的地方,例如說旅遊。一個使用者在使用者資訊的時候他會有怎樣的使用模式。

李:最好是要把問題的模式固定下來。

廖:現在Blog最多的不就是去哪裡玩,去哪裡吃。之前最早做內容拆解與標籤的是國家地理雜誌,因為之前他們早期要處理大量的照片所以有很大的需求。

吳:有一個學生在Yahoo拍賣網做分類。在Yahoo拍賣,照片一進來要分類,很多東西是流動的,可能過風潮了就沒有了。他們分類除了主要的大分類之外,我發現賣裙子或是賣褲子的描述很細,只要沒有那種分類就再開一個新的分類。最早的概念是有一個階層,但是到了細部的時候就變成因時制宜。只是到目前為止也沒什麼太大的問題。

二、               老師主播面部表情

第一年是做眼動儀的部份,要進行效能比較的評估,也要找出可以進行哪些應用的範圍。十月底之前會組裝一個眼動儀。接下來則是運用的部份,之前有說老師想做報紙的部份,而相片瀏覽也會是一部份,另外就是人臉辨識。之前NCC要規範跑馬燈的位置與方向,這可能也是可以應用的部份。但是眼動儀的研究有一個比較擔心的問題,要出paper就不知道出到哪裡發表。

三、               研究成果apply到校內媒體研究成果。

四、               研究經費方面,明年設備費可以減少,而研究助理費用約是五十萬左右。除了人力費之外,可能還有諮詢費。設備費轉成業務費已經成功,剩下就是耗材或是其他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