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記錄 文件 第 09 次會議記錄
作者: 宋育泰 (05-22 09:42, 會議記錄_061023.doc ,35 KB) 閱讀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註解:

頂尖大學數位資訊發展計畫

資訊與傳播跨領域研究子計畫

第九次會議記錄

時間:2006/10/23

地點:大仁樓314

參與人員:李蔡彥、陳百齡、廖文宏、劉吉軒、侯志欽老師

會議內容:

一、               主播面部表情研究進度報告 資科四 陳宣輯(簡稱為宣)

宣:一般的expression,這方面似乎是在人際傳播的部份。描述主播的播報的狀況,GoodBad的定義,笑容是比較自然的地方,因為背景很多雜訊所以比較困難。

陳:某種情況之下,主播的表情應該不是很多的,人上主播台的表情應該是有限的,去看有哪幾種facial expression,說不定實際上只有五六種,從這五六種做分析。

廖:說不定用機器找只能出五六種,不能到兩百種,有人會一直看稿、眨眼睛,比較容易做的部份。資料蒐集的Source有限,要從網路上抓比較多。只是想找說哪些是機器可以找出來或者是有意思的。

宣:現在是希望訂出一個標準。

廖:那些是好的,共通特性是什麼,有什?l幾何關係。

陳:討論好或不好的話可能會有社會科學的問題,可能很難切除一部份,譬如說嘴巴,如果完型的觀點,我們看到的是全部的。

廖:若從定義的方式來說,就定義出哪些是不好。

宣:可以從五官的定位點做出規範。

陳:最後做出來最安全的不就是完全沒有表情。

廖:應該這麼講是沒有價值判斷,對電腦來說可以做哪些分析,這些資料可以怎麼評斷可以怎麼用?

陳:恐怕不是說用某個五官的部份來判斷好不好,通常是說這個人的整體判斷,在這整體判斷時好像有種不對勁,可以找出其中的不協調,之後再聚焦個別與整體關係。這是人跟電腦的差別,直接判斷個人問題的時候就會出現一種問題

廖:這樣講電腦技術是bottoms up,但是至少有一些是客觀的,例如說數據,但是數據解讀還是在人的部份上。

陳:這樣就有個預設,當人面對觀眾的時候動不會大到某種程度,可能會有風險,感覺類似是講這種東西。主播有一個部份很難,通常來講上主播台的人有一些表演的性質,就有一點個人的風格,最後會變成,訓練會變成沒有風格。

廖:目的是在可以比較風格的部份,譬如做了風格可以跟外國風格比較。現在有一個問題是以前資料的部份解析度不高,品質不好。

李:過去有哪些人討論出哪些原則規範之內的變化,可以用來套用。

廖:訓練的話可以是一個比較沒經驗的人,例如說可以算出你晃動比較多。

陳:第一階段是要找主播在報新聞的時候有哪些表情的單位,假如這樣子的話,跟在做的問題好像不一樣,到底在做的時候哪些地方是動的,幅度有個極端值到哪裡。

宣:可以用數據做出比較,例如比較誇張的表情。

廖:說不定一瞬間的圖片,對於觀眾來說說不定也不會察覺。在研究中不敢講「表情」,都是「講五官位置變化」,因為講表情的話就會牽涉到很多的部份。

廖:好或壞的價值判斷,是要從他個人的,還是要找一些樣本來比較。

李:這樣的Training有沒有什?l風格?有個學生做模特兒走路,但是相關支援的資料卻比較少。

陳:可能這種技術是比較不能言傳的。

廖:後來有人做mo-cap,就把各種走路的模式都做出分析,最後也可以模擬cat walk

侯:在美國的情況,大台的主播其實是用新聞專業結合合理的表現,去表演他的新聞,可能在小台會比較誇張或者是表演,這去區隔基本的performance,就最基本的形式,一定不是過度的表現。這本來就是最基本的價值,每一個台有一個內部的運作形式,就是要花一些時間整理。

陳:其實這一套系統可以發展成輔助系統,在training時可以人不用一直在場,機器可以自動抓出來標示。假使可以把特別的部份抓出來,專家可以就直接針對問題。這只做主播很可惜,跟老師教學連結起來也很有發展。

廖:可能有一個觀點是在社會中主播是最代表儀態的人。

李:政大應該也做oral public speeching的訓練部分。聲音與表情的搭配比較代表一個人的情緒。

劉:這是否與個人的特質有關?

陳:實驗有沒有可能這樣做,給他同樣的東西給他念,當他的表情做比較。我以為她們報不同新聞的時候content是不一樣的。這也可以跟傳播學院在職專班的學生一起搭配實驗。

李:後續如果有需要,可以醞釀這種東西可以怎麼合作。

 

二、               老師出國考察心得分享

李:老師設計了一個問卷,想要去調老師做eleaning的使用情況,希望先請老師來試做看看。

侯:Webcast berkeley,寬頻網路與串流媒體,在很多美國的大學參考她們的做法,幾個機構的整合,目前內容有兩個課程與事件(演講、學術活動)。每學期大概30門課,每小時有一百小時的教學數量。所有資料回到圖書館作為一個核心,做metadata有很好的檢索編目。

陳:在他們的理念裏在這個科技時,老師的角色是什麼?學生的看法似乎不太一樣?在這種狀況之下期待是什麼?

侯:知識分享與讓學生學習。

李:這裡感覺比較像是在推廣教育。把傳統教學數位化,這跟傳統授課是一樣的。

劉:從輔助教學的角度來看,可能是缺課,可能是聽了沒聽懂,是可以重新復習內容。

陳:空中英語教室已經在做podcasting,對我們來講的話本錢比較大,但是效果?如果要放在刀口上,這個做法是不是刀口?

李:動機還是最重要的,是心態是只是要學分的話,只是幫助他混……就不見得只有這種方式,有其他的配套。

 

三、               討論議題

經費使用部分:座談會、設備。辦座談workshop

陳:我們可以辦非正式的project,可以invite一些人給我們comment,迷你的發表會。

劉:每個team的進度不太一樣,不確定年底可以做到半公開。

李:高層的可能人選座談,可以每個人20分鐘。功能很多種,對決策是有影響,同樣頂尖大學發展組的人,將來的合作者也可以有興趣的人也可以來聽聽看,大約兩到三小時的時間,可能期末可以進行,理論上大致在十二月中,邀請評論的名單再請大家提供。

李:下學年度計畫的時候,就有下學期之後,預算將來整體預算是有變少,爭取還要花一些工夫。

劉:數位內容program,後續要怎麼走,幾個方向是轉為在職專班,傳院跟資科系一起經營,另外一個是資策會有找過傳院訓練人員,數位內容的部份跟我們頂尖計畫的進行有相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