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記錄 文件 第60次會議記錄
作者: 李皇萱 (12-18 19:24, 第六十次會議紀錄.doc ,75 KB) 閱讀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註解:

頂尖大學數位資訊發展計畫X-mind第六十次會議紀錄

 

時間:98年12月7日

地點:大勇樓210404

參與人員:李蔡彥、紀明德、吳筱玫、陳百齡、廖文宏、曾國峯、侯志欽、張寶芳、張郁敏、鄭宇君及助理

請假:劉吉軒、許瓊文、蔡子傑

 

會議內容:

 

一、行政事宜

 

1.          下次開會時間12/23(),預計聯合線上李彥甫先生演講。

 

二、演講摘要

 

1.      主題:<User-center design>

2.      講者:Userxing 公司游牧民先生

 

3.      大綱:

(1)   講者資歷

l   Principle consultant and founder of Userxing Co., Ltd.

l   Working group members of UI Gathering

l   Manager of user experience dept. & user experience researcher, BenQ (1.5 years)

l   Interaction designer & usability specialist, BenQ (2 years)

l   Interaction designer & developer, Inhance Digital Corp. (4 years)

l   MA, Immersive Mediated Environment, 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l   BA, Journalism, 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

(2)   大學科系與現在工作的關聯

l   Interest in people

l   Skills to interact with people

(3)   USER XING 公司介紹

l   2008年成立,台北,成員3

(4)   User-centered design (UCD)的概念

l   “User-centered design (UCD) is an approach to design that grounds the process in information about the people who will use the product. UCD processes focus on users through the planning, design and development of a product.”

- Usability Professional’s Association (UPA)

(5)   UCD的準則

l   An Early Focus on Users and Tasks

l   Empirical Measurement of Product Usage

l   Iterative Design

(6)   提供的服務

l   設計研究:Find needs/Before design/Field study / lab study

l   使用評估:Find problems/After design/User test / expert review

l   概念設計:Include needs/After design research

l   介面重新設計:Solve problems/After usability evaluation

(7)   CASE

l  Mobile phone comparative usability test

l  Computer server comparative usability test

l  Location-based service usability test

l  Personal computer usability test

l  Personal computer user research phrase I & II

l  Service design user research

l  Web service usability test

6. 討論:

[客戶對測試過程的了解]

l   陳老師:找你的客戶對於問題是很清楚的嗎?我們常在說一件事情,就是說解決問題比發現問題容易,意思是說做一些研究設計都像在解決問題,可是你可能不知道你的問題在哪裡,所以那個地方其實是滿難的,我在猜很多的客戶群在進來之前,他那個部份...因為你剛才講question嘛,就是要問什麼問題,而你要問什麼問題跟你腦筋裡想要問的那個研究問題有關,那大部分的客戶可能那部份不清楚。

l   游牧民:大部份的客戶...這也是我本來後來要講的,就是我當初想像中的客戶應該是著重在designer這一塊,但事實上我發現客戶其實都是上面這一塊,就是它已經知道了,已經知道有這一塊,只是它沒有人力做designing,所以就是我本來後來講的既然已經知道了,他其實對研究主題多多少少有一定的概念。那我唯一比較像是老師剛才所提到的情形,是我最後完成的一個案子,它是一個要做online 的web service,那它是做一個web site,它其實算是個金融網站,所以對這東西沒有概念,那是我第一個做到我剛才提到有錢但下面一點,不知道這個概念的公司。那就變成你花時間在引導他們變得很長,我記得我們花很長的時間在討論一開始要問什麼問題。我最後用例子告訴他,像這樣的研究我們想知道什麼問題,最後他才決定要做什麼。以這個案子而言,我們做了很多,我們做了十六個任務,其實十六個真的有點多,但就是客戶覺得他想知道很多個問題,回到老師的問題,就是說你必須要一直問他,問到他你知道想要知道的是什麼。因為一開始他們也是想說我就是想做個測試,想看它怎麼樣,那後來我們知道這個網站想要知道是什麼,它本來連目標群眾都沒有,透過討論他們終於生出兩個想要找的目標群眾。

[受測者的設定]

l   鄭宇君:我想問的是,你剛才說找那些使用者,你是怎麼找到那些使用者?因為這會涉及到說,譬如這群人你有固定的link,然後做個測試或觀察的對象,還是說譬如每次客戶會交代有不同。因為測試,那那些背景資料是他們先給,譬如說我這個東西,我比如說要設計給女性或老年人,然後你就按照他們的目標去找,還是說這個東西它已經設計出這個產品其實是比較適合要女性或誰用,這到底是研究結果還是研究預設?在你這樣的狀況下。

l   游牧民:應該說是研究預設。就是假設你要做到測試,你提供的解決方法出來了,那在正常理想的情況下,你在設計之前你要先決定要選什麼樣的人這樣子。那以剛才這個網站的例子,他們其實到最後才生出來的,那其實就表示他們當初沒有想過這個東西,所以這個測試是第二多問題的,表示說一開始沒有想到產品要給誰用。那我們怎麼找人的呢?其時找人以問題測試要跟不要的人,那篩選就是跟顧客討論他們要怎樣的人,那我們可能有些問題不能太直接,而是用判斷的。譬如說:你要他們找一個科技的leader的角色,但不能直接問說你是不是leader的角色?那這樣其實不會得到答案,像類似這樣的問題,比較常有人做的方法是看你擁有的新科技的數目,那這是一個方法,我們會跟顧客討論用這樣的方式來篩選。

l   鄭宇君:所以就是業主設定它要的人是哪些,再規畫如何去找?

l   游牧民:對,他如果沒有先想好,就討論到他覺得這就是他要的人這樣。所以愈不了解,討論會愈長,那我覺得還好是因為...就像我剛才講的,我本來以為我會碰到很多這樣的問題,但是我一年多來接到的案子都是已經滿有概念的公司了,就是公司本身就在做測試,或是他是外商,他在國外就已經在做測試,他們只是需要在台灣做,我們接到是這樣的案子。那我從那個網站開始,我希望能透過這個網站進到我真正想做的,因為對我來講,我要幫大公司做我進大公司去做就好了,應該有一個完整的team給我帶這樣,那我不需要去開一間公司來做這些事。其實,我想要做的就是稍微小一點的公司,它目前沒有這個概念,這是我想做的(公司)。

l   鄭宇君:那我想進一步,就是那會不會說根據你這樣研究,會發現說回去重新設計他們,也許他本來是預設假設要給妳們這樣這樣用,結果你們弄到這邊你會更進一步說也許這是適合的單身或媽媽,就是說你有沒有研究結果是修正原來產品的目標群眾?

l   游牧民:恩,有。像這個網站,我剛才提到他們有個目標群眾,那他們希望鞏固原來30-40歲的,然後去開發新的。但是我們在幾個測試中,可以明顯看出來18-25歲的成功率是高的,表示這樣的設計年輕人比較能了解它的概念,那30-40歲失敗率是很高的,所以如果要照這樣設計,那原本的目標群眾可能就無法使用,那那時候你就要決定說,我到底要讓兩組群眾都可以用,還是重新修正符合30-40歲,那以這個案子就是可以很明顯看出這兩個群組之間的差異這樣子。

[預算如何修正]

l   陳老師:像妳這樣子,因為通常來講一個契約在一個案子進來的時候就會有預算,那你這樣的情形,可能會在討論之後發現一些問題,然後增加一些部份,那整個案子的目標是你在做的過程跟他協商出來,這個東西實際上發生是怎麼樣的?就是公司會給預算,可是事實上不管是指標也好或是...通常是在討論的過程裡面慢慢協商出來的,那這個時候成本就會變動,或是工作目標會變動,那通常你們是怎麼解決這樣的事情?

l   游牧民:我們通常會跟他開第一次會,然後下次再提到那個SOP,然後我就...提一個預算,那會影響到多少人,36跟12個人的預算會不一樣,通常就是計算我工作的時間、我花多少時間在這個案子上,因為多人我就測試和最後分析的時間會變很長,所以我們是用工作量來算的。在跟客戶討論完之後,就大概知道了。我一開始一個案子報得很少,因為我覺得大家應該很好溝通這樣,但後來發覺可能我們溝通時間就好幾次,5-6次會議才決定,那有經驗之後就比較會考量進去,將預算放寬一點,這就是我們第一年學來的經驗。

[測試過程使用的軟體或方法]

l   張郁敏老師:網路上有一些觀察軟體,有沒有什麼是比較推薦的?

l   游牧民:目前在這個領域比較常用的軟體,其實是....,就是你在觀察的時候,你可以看著他,可以看到他表情,然後開始紀錄你的問題在哪邊這樣,這個我們有在用,我們也有買這套軟體,但是更複雜的東西就比較少,以我工作一陣子的經驗,跟我以前帶workshop提的方法就是,我們提的是一個group,就是data gathering和analysis的方法,所以其實我覺得那套軟體的功能並不大,因為那套軟體主要是講你是一個人分析,你就 take note,然後你把它打進去,最後它幫你分析出來,但事實上,現在我們提出來的是,我會在觀察的時候就邀請他們(客戶)進來,強迫他們看完之後...我們觀察完一輪,就會將觀察到的東西變成一個樣本,所以這個流程下來我就會得到...就是每次觀察完我就會從....得到資料,跟我自己觀察合在一起,最後全部做完以後,在做一個解決辦法的討論,這個時候也會請客戶進來,所以在企業裡頭這比較不像純研究,那最重要的是可以快速發現主要問題在哪裡,跟得到業主的共識。

l   陳老師:你在這個地方所舉的stakeholder大致上可不可以舉個例子說可能是誰?

l   游牧民:ok,RD、designer,假如說你是做研究的話,就是designer...RD、designer啦上面的老闆,因為其實有負責的接觸的人有的在RD下面、有的在marketing下面,那他們可能對這方法都不熟,所以上面的老闆可能會過來看。我們會請它們進來,然後要求他們參與,這個方法我陸續在做,做的最好就是我剛才一直講的website,因為我們剛好...剛結束嘛,我就請那個網站的PM來,他們還來了二個人,一開始還非常不甘願,覺得為什麼一定要來這麼多次,就會說第一次來三個人好了,來完以後之後可能不一定到場,但他們第一次來之後,就決定每次都要來了,因為你發現在觀察中,假如你帶著正確的態度是非常有趣的,雖然實驗情境非常安靜,很容易打瞌睡,但你可以看到使用者怎麼在用你的產品,那個PM就完全理解,因為他們請外包公司設計一個小的...就是你從不同的點進來的時候,它會自動放大縮小,那其實我們從一開始從設計的角度一看就知道,這個東西一定是有問題的,使用者不方便使用,它們自己PM看法也是一樣,所以它們當初跟它爭論的時候,那個設計公司說,這個我們研發出來...超好用的,因為使用者不想看這麼長的東西,但測出來不想用那個東西的50%以上,所以超過一半的人沒有辦法執行這個任務。所以這次結果,讓我們更加覺得,你在設置前期把使用戶找進來是有幫助的,因為它才設置一半的時候它就已經聯絡那個公司,決定整個設置完後就要把那個部分全部拿掉,因為真的是沒有辦法用。

[受測人數&如何說服業者]

l   張郁敏老師:參加受測的人數是怎麼定的?人數很少怎麼以此說服業者?

l   游牧民:因為這其實是個質化的研究,從來都不強調它是量化的研究,所以我們通常會參考的是國外的經驗,像xxxx就有提到...因為他有二十年的經驗,他說他憑他過去的經驗,5個人就可以找到75%-80%的問題,所以做20個人就差不多有80%-90%。所以就我剛才說的,它是一個循環式的,所以標準最好的情況是,你先做5個人測試,然後做3次,這樣假定你差不多都把問題找齊了。另外一個argue是說,我們有一個在高雄醫學院心理系的教授,我們也有問過類似的問題,就是為什麼幾個人可以代表這樣,他會覺得從心理學角度看,人的反應其實是接近的這樣,那那個行為被觀察出來,那個行為是會被repeat在很多人身上,那說這件事情比較難,就是你想跟你做的其實不一樣,所以大部分就是這樣的告訴客戶這樣的情形。

[有沒有內容測試?有什麼不同?]

l   曾國峰:前面第一個案子就是做手機的測試,你可不可以在詳細一點陳述是測試什麼這樣子?因為我假設好像早期手機設計比較是屬於人機互動的時候,大概就是跟那個interface之間,就是那個軟體的互動流程是怎麼樣的。那我比較想問的是說,像現在傳院談到比較多是在消費內容的東西,這樣的東西跟過去傳統的軟體設計有沒有什麼不同?

l   游牧民:我先講一下那個手機測試好了,其實它是測試輸入法,就是它們沒有在台灣上市過,所以它沒有中文輸入法,那它們有很棒的設計團隊,所以就寫了一套新的輸入法,要來解決輸入不便的事情,所以我們其實做了八個任務,時間就超過兩個小時,我們事實上是預定兩個小時,因為輸入法很難學,而且我們會考慮到,考慮他能不能學,所以我們很多任務要重複,就是它做了這件事情以後,過了幾個任務再出現一次,看他能不能學起來,我們希望能看出他們是有學習性的,尤其像輸入法,比如說他可以多快學會,這比他第一次就會還重要,所以大概的內容就是測這樣,那主要是我為什麼要輸入啦、在各種不同的狀態做輸入,比如說先輸入一段,寄一封email出去,接著回了一個聯絡簿,然後這些任務中有重複。那至於內容的話...

l   曾老師:有沒有接過這樣的case?或有沒有想過以後會跨這部份的測試?

l   游牧民:例如說喜歡這樣的內容嗎?還是說...

l   曾老師:例如說像現在很多內容產業想要把它們的內容放在手機或新的device上,那怎樣的一個流程或怎樣一個方式比較容易讓使用者去使用這些內容?因為它其實不只是介面,內容消費它的流程或許跟資料軟體的過程不太一樣,還要包括其他面向,所以你們有沒有做過這樣的東西?或未來有沒有可能有機會?

l   游牧民:我覺得這接近我剛才提到的mobile device,因為我們本來只想在lab裡面做一個測試,就是說我可不可以用手機找到某一個building,他就可以在那個地圖上很快找到。後來我們發現這樣是沒有辦法的,因為他其實是一直content,那個content不知道能不能透過這樣的指引找到這棟大樓,我不知道這樣有沒有類似,但是我們當初決定在真正的場域裡頭測試的原因就是因為,我們覺得只是interface讓他找到這件事事實上是不夠的,所以我們決定要讓他測,他可以看著內容,然後解讀完後,再怎麼真正的找到building,所以這是我們做的最接近的。那另外一個是,今天假如是內容進來,我覺得它基本上還是你用什麼介面讓內容好閱讀。

l   曾老師:你覺得介面的成份會比較大,那如果有一個content,譬如說在比較會移動的時候,那那個東西可能除了介面以外,可能他使用的外在環境也會變得...你要考慮整個使用情境,相對於lab裡面外面情形會更複雜更困難。那我不知道妳們這部份的經驗是怎樣?

l   游牧民:我自己做就是我剛才提到在做那個mobile device,那我後來本來要幫一個公司做的是導航機,就是車用導航機,他們的測試就是車裡頭,因為它要模擬真正的情況,所以你的測試就會開車出去,那那個其實很有趣,你要開自己的車來啊,還要幫他保險啦...其實我覺得愈來愈多我們都希望它不完全在lab裡頭測試,lab裡頭可能就只有介面而已,可能就他怎麼用裡頭的東西,怎麼去完成那個任務,我覺得這兩個是我想像中比較接近的。

[測試過程使用說明書嗎?]

l   鄭宇君:我想問說,像在很多像這樣東西,他都會有說明書嘛,那它假設你會讀,所以你們在做這些測試應該是完全不會給說明(如何使用這個東西),完全讓他直接操作嗎?

l   游牧民:我們不會給指引,但通常產品已經到了接近上市或已經上市做的測試,那個使用手冊會放在旁邊,我們一開始就會告訴他,假如你有問題可以問這個東西,會像真正的情況下,它(使用手冊)擺在那邊。你決定不用,我們也不會強迫你用,但是會提供這些東西。因為現在愈來愈多公司知道測試這件事情要愈早做愈好,所以我的案子都是沒有上市的產品,就是在設計階段就做測試了。

[測試過程其它設備的使用]

l   李老師:那請教一下,你們在測試的過程中,比如說如果是單機的話,你們會想多用一點像眼動儀這樣子的這種儀器來輔助嗎?或者說在手機上面,要看他操作的話,畫面很小,你也不知道看哪裡,那方面的觀察是怎麼做的?

l   游牧民:眼動儀本來有討論要加進來,那現在...我之前參加一個研討會,就是眼動儀的公司他辦的,他找了個教授來講,那他提到是說,他覺得眼動儀是取代think aloud,因為我們大概測試的時候會叫受測者一邊講他在想什麼看什麼這樣,他覺得眼動儀的幫忙是小的,就是它只是看出來你在看哪裡,他沒有講出來的涵意但我覺得是它很容易幫助你告訴你的客戶,因為你也知道眼動儀可以產生出來熱圖和線圖,就會讓你的老闆覺得非常酷。我覺得那個教授講得非常實在,讓我覺得有點shock,因為在他們(眼動儀公司)辦的場子,但他覺得說它主要的功能就是幫助你了解使用者那時候看到什麼東西,但是你對問題的解讀還是跟原來是一樣的。那我有想要做,我覺得在網站裡頭,我會想要做這件事情,那那時候tobe這個公司的台灣代理商有在討論說可不可以停止,因為它的成本非常高,硬體大概要一百萬,那我目前還沒有錢可以買,所以他們有在說他們有要租,所以我有跟他們聯絡,要是可以租給我們,就會拿來做研究。

l   李老師:你剛才講的think aloud,意思是說他們在操作的過程中要把他們為什麼做這件事情講出來嗎?

l   游牧民:通常是形容在做什麼、在找什麼?我在想什麼?

l   陳老師:這是...裡面的porgram,就是給他一個任務之後,他在做事情要把他心理想的講出來,不過這裡面有討論了,因為有的人認為說一方面講出來之後精神會分心,不是個非常自然的狀態,可是過去其實是在think aloud這種情況下做出來的,只是我覺得think aloud要學啊。

l   游牧民:要學,我們測試好幾個不同...台灣人其實比較安靜,所以我們一開始覺得,就是我們拿著美國的測驗來看,可能就會講說請你要記得把你想的說出來,就這樣一句,那你把它翻成中文放在測試裡頭,大家就「好」...然後很安靜兩個小時過去這樣子,所以其實我們那時候在裡頭也想了很多方法。第一個,我們舉一個例子給他聽,我們那時候就說我看到這個軟體打開來覺得很好用喔,那我們這個例子就引導他重頭到尾就講好的,假如說我們的例子是講壞的,他就重頭到尾都講壞的,因為他覺得你要做個是這個東西,所以後來我們還有試過一個方法,叫他閉起眼睛,比如說是牛奶,比較奇怪型狀的瓶子,讓他去練習那時候他想到什麼,他現在在做什麼,但效果也不怎麼樣,就是大家...因為虛擬又避著眼睛到你真的要看著介面時,大家的效果又不好,那我們現在做到最好的,其是就是剛才提到三、四個模糊的句子,就是說我們希望你做think aloud是放在思考,那例如說你看到什麼、你在做什麼、你下一步要做什麼,就三四個,我們覺得效果是最好的,因為裡頭沒有正負面的字,他不會開始copy你的句子。

l   李老師:手機方面有沒有比較好的觀察?

l   游牧民:手機方面,我們上次做法其實,假如你今天是用smartphone的來做,其實是有很多可以擷取手機螢幕的軟體,那這次有軟體可以做的。我覺得iphone是可以寫一個軟體去紀錄他的動作這樣。我們有試過....的場面,他每個動作是可以被錄下來的,就像個錄影錄下來,比較麻煩的是說,今天假如是行動的情況下,要怎麼...因為他沒辦法自己灌在裡頭,因為灌在裡頭它會影響它的速度,所以我們那時候做的方法是叫他背一台EPC,給他一個背包,那EPC很輕,他不會覺得壓力太大,就背一個背包一條線接出來,會接到那個...裡頭,所以他同時在錄,錄他操作的每個步驟。那是移動的話,如果在LAB裡頭...

l   李老師:怎麼錄?它是直接連USB?

l   游牧民:連USER,你就接一條線,它會提供電力,EPC主要是提供電力,加上背後螢幕錄影把每個動作錄下來。

l   李老師:那capture還是video?

l   游牧民:video,就由這樣的軟體來做。那在lab裡頭我們之前的經驗是,camera放在天花板,在人的後面15%左右的地方,然後調到user的手會放在一個區域,錄的效果大部分都錄的下來。

l   鄭宇君:那想再請問,你剛才說在實驗室在做這個,那在做的當中或之後,你會不會再去問他說,剛才為什麼某個功能會跳過?或是失敗?就是會不會再去針對那個失敗再去問或是怎麼樣?讓他們自我解釋,因為你剛才有說到自我報告比較困難,但會不會說你再觀察到某些東西,譬如說他停留很久或是怎樣?

l   游牧民:那個有兩種做法,就是跟think aloud相關,就是通常你假如你今天要測時間,假如你覺得你一個mature是time on take,那種就不做think aloud,因為會影響到時間。那這時候你還想知道他為什麼會做這件事情,所以你的任務是做完,馬上請他回溯他剛才做的步驟,那時候你可以問他。那我會用為什麼,因為我覺得實務經驗會影響到他下一個任務,所以我們會請他回溯他那時候做的情況,只是說他講不清楚的地方,會請他再解釋一次。假如說think aloud已經在做的時候,就是你即時就會問他,你當場就會問他他講的不清楚的地方,不會在後面再做一次,所以通常是兩種不同方式。經驗來講,我們覺得不做think aloud 你在解讀問題的時候比較難,因為你會看到很多很多動作,可是你不能確定他是這樣想,所以我們大部分的任務裡頭都會做think aloud。

l   吳老師:我自己有做think aloud 的經驗,我曾經被學長抓去做GRE的analysis,但他叫我講出來,我就完全寫不下去,那根本就是兩件事情,就是說通常我們數理好的人,算術都很快,那個整個過程非常快,甚至你算出一個數學式子出來你很快得到一個答案,你心算出來的,中間所有的程序都被免除掉了,所以你重來沒有去...就像我們玩game也是這樣子,他可能不太思考的,因為很快,所以那整個東西思考程序是免除掉的,但如果說妳要我去紀錄中間思考什麼東西,它就勢必影響我,因為我自己的經驗不是這個樣子,我是用我的方式去達成某種目的的,可是你今天要我還原我原來的...讓我變成一個...學習的人,然後去寫這個東西的時候,到後來我就拒絕測試,因為我說你這樣問我寫不出來,因為我一直在想辦法回答你的問題,然後就再也不能聚焦在題目上,所以後來我就直接跟學長說,要不要改一下研究方法,因為這個研究方法做出來的結果我會很懷疑。這個方法適不適用會跟心理的複雜度有關,過程愈複雜方法愈無效。另外,我覺得think aloud對老美可能比較...尤其我覺得對老中...心理上可能會有問題,因為老美習慣什麼東西都講出來,因為他們在思考過程裡面就涵蓋說話,我覺得可能是他們文化的因子是這樣,可是我們的文化基因是...至少我在思考的過程中我是不說話的,對我來說這兩個就會產生衝突,這是一個比叫文化的因子去涉入啦,供大家參考。

[台灣市場v.s大陸市場]

l   陳老師:你剛提到的,我覺得買有趣的。這幾年台灣慢慢從代工轉向賣自己的設計,他可體驗到說這個...重要性,這就讓我想到說中國大陸這幾年崛起的非常快,然後我不知道他們目前在這一塊,他們到底他們的狀態是怎樣,你認為那個地方對台灣來講,特別是台灣的背景來講,是威脅嗎?

l   游牧民:是,因為我連續兩年參加那個...,他去年在深圳舉辦,今年在上海辦,他們其實看起來跑得比我們還快,他們有一個UPA在CHINA有一個local的chapter,他們第一次在北京辦的時候有一千個人,而且可以邀請到很有名的業界的人參加,那我覺得為什麼大陸會跑得比我們快呢,因為他們有市場,譬如說微軟,他只要設幾個研究中心在那邊,他就必須要有人來幫他執行任務,台灣為什麼比較沒有,因為當初台灣自己的代工,沒有研究中心設在這邊,所以就不會有這樣的需求。最近,我覺得台灣有一個機會點是,有幾個外商設在這邊,他們現在連測試都想要叫ODM的公司吃下來,以後ODM廠商報價出來說我的報價有包含使用測試,那它就是一個機會,所以這樣的話就會讓這些ODM覺得我去測試,或我外包給別人做是有機會的。我覺得台灣現在看起來是這樣。我想大陸那邊的威脅,短期來說應該不會跟我們有關係,就他們大陸就有足夠的市場,那台灣想要做...我覺得台灣要做的機會是要有一群...你要提出為什麼你要在台灣做,假如說台灣是一個領先指標,最新的東西要在台灣先上市,那我可以先用台灣的某種代表性做起來,不然其實市場在大陸。

l   鄭宇君:這邊我覺得就有點像曾國峰老師剛才在問的問題,就我覺得你剛才講的比較像是說手機的功能上,這個我覺得那個普遍性,人類行為大概有七八成以上,但我覺得內容的話,我覺得內容的接收度,就比較是文化差異性。比如說大陸有很多是下載台灣的音樂,那這東西適不適合在手機上播放,或是像棒球比賽的轉播,這種內容我覺得它比較有文化差異,如果在台灣這些文化相對於中國,比較佔領先的地方的話,其實是比較有...我會覺得是相對於大陸是比較有,有文化領導的位置,那你譬如說放歐美的電影在相對於台灣,可能也是會有這樣的差別。

l   游牧民:我覺得要區分的應該是說usability到底care的是什麼東西?因為你要做user testing你可以做很多,例如說你想知道這樣的東西、這樣的內容在文化接受性,或許不是用這方法來做的,也許有其他方法更適合。那我們在意的就是使用這件事,所以測試就是要知道他不管什麼內容,在這樣的設計中它好不好用這樣子。所以如果不是回答這個問題,事實上應該用別的方法做。

[客戶如何確定測試的效果?]

l   張老師:我想問個問題,你這樣做的時候,你的客戶怎麼知道這樣有效還是沒效,你怎麼讓他覺得這個錢花的值得?

l   游牧民:ok,我們之前...從我一開始的時候,我就很擔心這個問題,所以我一開始的時候,從一開始我就在想我剛才講的那麼流程,就是我們每次跟客戶討論的時候,我們都希望他在測試的時候能在現場,譬如說我們就假定他是觀察者,每次都要來這樣,那我認為其實不是報告造成他想改變,而是在過程裡頭,他就看出來問題在哪裡,他就想改變,你報告都還沒有寫完,他就知道問題在哪裡,我覺得這點才是...我不知道國外情況是怎樣子,因為如果你是有二十年經驗的公司,那它的報告就值很多錢,因為你光聽到人的名字,就是有足的能力的人,那我覺得在台灣從我自己在BenQ,為了讓這個team可以得到更多認同,其實我們就做同樣的事情,就是involve更多的人,假如說你的公司沒有這麼多背景的人,你最好你最好involve公司其他的人,那大家觀察的東西會不一樣,所以不但你可以讓內容豐富,也可以馬上知道問題在哪裡,他親眼看到就不用找人來說服了。像我相信假如我們這次網站的案子,我們把那個東西評的那麼差,假如他們重頭到尾沒有involve,這件事情就會argue很久,我必須要花很多時間說服他,他才能夠了解這東西要拿掉,完全沒有辦法使用,因為他們加入以後,根本我們都還沒有說,他就覺得要把這個東西拿掉。

[台灣實務界現況]

l   廖老師:我有幾個看法,因為我本身在教「人機介面」,我本來都有跟他們講程序的部分,但後來教做在職專班以後發現..我還是回到人機介面互動技術,比如說語音介面等,流程部分簡略,因為台灣公司沒有資源,舉一個最簡單也最可怕的例子,台灣高鐵的售票系統,那個是去年剛上線時,我的作業裡頭有一項去評一下那個系統,結果我們發現有四十個以上的問題。後來隔一年,我一個學生告訴我,那個是找最junior的工程師寫的,因為神通是高鐵原始股東的一部分,然後票務系統本來很成熟,給任何一家公司出來一定都漂漂亮亮,但他就是自己吃下來,然後用很低的價錢,包給沒有什麼經驗的工程師,到最好出來的結果就是這個樣子,所以有時候真的是老闆思考角度的問題。我自己以前在美國上班的時候,這邊回應一下吳老師,就是那個使用的方法真的要看對象,因為我們那時候寫的軟體是給地質學家用的,所以也不能用think aloud,因為本身滿專業,你叫他還去講這些,他是不可能的,所以都是用其他的方法,所以你用的方法跟你的研究對象其實有很大的關係,那我們因為我們的軟體使用的對象本身是非常專門的地理學家和地質學家,你跟他溝通的方式就跟其他人不同,但我覺得台灣最大的問題還是「說」。那該才提到一個好的發展是說,到時候那些譬如...你把那個加進來,他們才有動機,台灣真的是怎麼說,你要去領先,但要叫他做什麼事,他第一個會去想說這樣會不會影響我賺錢,因為對他們而言,可以站得穩,可以賺到一些,何必再去做這些,到最後可能那些品牌的...才可能覺醒,否則的話...我教在職專班的是還滿無力感的,因為他們有的是做軟體專案,我跟他說你現在這個程序...他會說老師這個程序都是假的,都是講講的,到時候像你講的兩個禮拜叫你做什麼出來,就是這個樣子,所以我覺得是要更多人知道這件實情的重要性(使用測試),否則台灣有個最大問題,就是產品功能做一堆,到最後卻沒有在用,因為都從事工程師或者單方想法,或者以為多個功能就可以賣多一點。

l   李老師: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是好還是不好?對測試是樂觀還是悲觀的?應該說沒有比現在更差的時候了,只會更好而已...

l   廖老師:我覺得高鐵那個案子是真的很心寒是說,那麼大的案子結果弄出一個...,那後來才知道說真的是用這樣低的價錢、用junior去寫,難怪出來結果就是這樣子,沒什麼好講的,就是趕deadline,台灣有很多都是趕deadline,然後整個流程它其實是放在那邊,事實上用不到。

l   游牧民:這也是我覺得現時是這樣,這也是我當初一開始想做的就是user testing,因為我覺得在design下一個就是test他的東西怎樣,那老闆可能會接受的,就是測試可能會建立你的信心,你才可以告訴其實前端的研究也應該做,你才不會設計一個很怪的東西,然後你根本不知道使用者需求是什麼,然後就設計一堆東西出來,然後測試才告訴你一堆東西不要,就想試試看這到底是可不可以做。

l   李老師:那你自己觀察,你覺得這個產業有希望嗎?

l   游牧民:產業當然有希望,不然我就...我覺得就像我講的,我聽到品牌公司要把這些東西outsourcing,我就覺得這是有機會的,而且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突然...就想像他真的push,下一次就這樣...現在push的能力還停在那邊。下一次假如真的要做這件事,那個公司就馬上跳起來,因為他們真的沒有人可以做,而且你臨時要找個team很難,那也許那時候需求就會出現。那第二個是從這個網站的設計,就是不是我認為是高端、就是本來就有概念的公司,他是我認為台灣有很多有錢的公司,但是做東西卻沒有involved designer,也沒做研究測試,那這個算是第一個切進去的...我希望這樣的公司也許多做幾個就會慢慢起來,這是我覺得,我希望是這個樣子。

l   李老師:你的客戶會再回來嗎?

l   游牧民:我的客戶大部份都有重複這樣。

l   李老師:或許這真的是未來的工作,現在可以去訓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