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議記錄 文件 第62次會議記錄
作者: 李皇萱 (01-12 22:47, 第六十二次會議紀錄.doc ,68 KB) 閱讀 發表討論 列印 詳細資料
註解:

頂尖大學數位資訊發展計畫X-mind第六十二次會議紀錄

 

時間:9914

地點:大勇樓210404

參與人員:李蔡彥、紀明德、吳筱玫、劉吉軒、蔡子傑、鄭宇君及助理

請假:張寶芳、陳百齡、曾國峯、侯志欽、廖文宏、許瓊文

 

會議內容:

 

一、行政事宜

 

1.          下次開會時間1/18() 討論未來一年的研究方向議題及資源使用原則。

2.          行政助理交接事宜待辦。

 

二、演講摘要

 

1.      主題:<帶有目的的遊戲和機會網路 (Game with a purpose and Opportunistic Networks)>

2.      講者:資科系蔡子傑老師

3.      大綱:

[GWAP]

(1)   What’s GWAP(Games with a Purpose)

(2)   Example : ESP game

(3)   Why is it important?

(4)   Geotagging Services

(5)   Game Description

(6)   Willingness to Accept Tasks

(7)   Evaluation Metrics(1)

(8)   Evaluation Metrics(2)

(9)   Task Assignment Strategies

(10)Android phone implement(1)

(11)Android phone implement(2)

 

[DTN, Introduction to Delay Tolerant Networks]

(1)   How does it work

(2)   具備的要素

(3)   Oppotunistic Networks v.s Internet

(4)   Key Properties of DTNs

(5)   Research issues

(6)   Mobility Pattern Analysis

(7)   Routing Protocol Design

(8)   Telemedicine for beveloping Regions

(9)   DTN-based Social Networks Service

(10)File Sharing and Bulk Data Transfer

(11)Summary

4.  討論:

 

[研究一]

鄭宇君:這裡的solver和回答是即時的,就是說我問一個問題:「劇場是在傳院幾樓?」這是即時的現場其他人回答?還是說資料庫有?

蔡子傑:這個不會是即時的,你就問一個問題就走了,那附近如果剛好有人也在玩的話,他回答,系統傳給solver,那solver也願意回答,那就變成即時的,但基本上它不是即時的。

鄭宇君:那你會從資料庫去找之前有人回答的答案來回答嗎?

蔡子傑:你問的問題的話,人家如果回答的話,就會通知你,你就知道,可是你跟人家問相同的問題,基本上系統目前是看不同的問題,這是可以設計的,不過目前我們沒有去做這種判斷,所以他其實是offline不是即時的,但是這個遊戲的目的在解決即時,而是說我們設計好玩的遊戲大家玩一玩很有趣,然後資料蒐集起來,將來database蒐集出來的話,我就可以問說:「這個什麼東西在傳院的哪裡?」這個部份只是前置作業,等於說我在蒐集資料。那蒐集資料其實是最耗費人力的,那電腦是很難做的,電腦來做影像辨識是很難的,那因為它是用人來做比較簡單,可是又耗費人力,所以這是一個game,讓很多人來打工,很便宜的人工,我只要用少少獎金的錢,我就可以雇用很多人做這些事情,那投資報酬是非常划算的。那如果我現在要雇大量的人力去幫我做圖片的index,那工讀金一小時90塊的話,但不知道要雇都少工讀生?可是他這樣的費用,數以百萬的人幫你玩這個遊戲,只要前面幾名有獎賞就可以,所以其實背後目的是在這裡。

 

吳筱玫:問問題的方式有設定嗎?

蔡子傑:目前我們還滿陽春的,我們假設的問題不會亂問,回答問題也不會亂回答,所    以並沒有做一個確認。

吳筱玫:會用一個問句來問嗎?譬如說貓空在哪裡?

蔡子傑:它是一個人工,因為你問,到最後是人來看,這個沒有文字的解讀的問題。這個待會可以玩一下,還是我現在先很快的show一下。

 

鄭宇君:那我在請問一下,你剛才說問的問題跟地點有關,這之前你在跟學生或在跟他們講的時候,就是說怎麼去定義一個問題,就譬如說這個問題比較簡單,假設說這個地方適不適合跟女朋友約會,就是說你有沒有identify這個問題?

蔡子傑:基本上,我們是約定的方式,我剛才講的並沒有...譬如說你現在在大仁樓,你問的是圖書館的問題,那我們系統沒有做這個檢查,可能事後才去檢查,我們沒有做語意的分析,沒有做這樣的判斷,因為每個都有log,事後再去分析。排行榜只是參考用,以次數為排行,那獎勵會考量quality。

 

吳筱玫:你有沒有想過語意也叫一般人做?

蔡子傑:對,這個概念就是說你game design是非常重要的,如果game好好做的話,可以達到你的目的,所以這個概念主要是這個樣子,不然你玩很久沒有達到目的也沒有用。所以就是game design要非常好策略要有效率。

鄭宇君:那如果這樣子的話,變成角色可能問問題、解答,另外一個就是評估者,就是我在大勇樓附近,我就評估說這附近誰剛才問的問題最好,或是這十個解答中哪一個最好。這樣子會不會就像吳老師剛才講的那個,就是說那個東西就是可以...也是用群眾的方式,就不需要在後面去解碼,因為你後面要去解碼是很耗費時間的。

蔡子傑:所以這個game可以變成說是一個不是兩個人之間的,而是多元角色。可是評估者可能要被評估,他可能也會亂評估,所以好好設計它,這是要花點腦筋去想的。

吳筱玫:我這個有個學生的project有這個概念,不過他們做的是圖片的接龍遊戲,它是用MSN,不過後來資管所說做不到,所以變成做網頁。他的概念就是說,用圖片,就像你剛才show的那個圖片,上載後可以下標籤,標籤出圖片有哪些東西,之後所有人可以從圖片中的tag進行接龍,那這個接龍不會是線性的,所以它會變成是多元路徑的,另外一個人從另外一個角度去接,接出來後因為其實每個人都會有...通常標籤會有相似處,用同樣標籤下不同圖片,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傳院就會關心怎麼樣去敘事,我如何透過這樣一個機制去利用單一的標籤,我找到我所有相關的敘事之後,去編寫一個文本,我覺得概念上跟你的研究是有像的,如果你那邊是可以的,我就覺得我學生的project也可以實行。

蔡子傑:就是說跨領域的東西嘛,game你知道如果說你的目的是由你來定義,或由大家來執行,那實作的話我們就是做在手機上,比較方便讓大家download....

鄭宇君:我覺得用手機其實還滿好玩的,就像老師講的,我覺得在傳院大一的課程很適合給他們玩,就是認識環境、怎麼去說故事,還有我覺得那個問題發問跟解答,其實是他們在建立一個network,就是他的同學怎麼去定位這個地方,烤肉的地方還是什麼。

吳筱玫:我還有一個project,在做政大裡面的經驗談,譬如說這個地方是讓我跌倒最多次的地方,我們要的不是一個客體事物的時間,而是某種主觀經驗體驗,就是以校園來做,我覺得這個概念是一樣的。

鄭宇君:不過我會覺得說,剛開始設計那個問題,就會變成說demo展現的問題如何,後面就跟著學。

吳筱玫:那是有標準答案就沒有趣了!

鄭宇君:對,如果像是說幾樓是約會最好,或是哪個教室哪個位置是打瞌睡最好的地方...

蔡子傑:或許學生有問這樣的問題,但我沒有真正去看他們問了什麼...因為我做行動,我唯一根據的就是地理位置...

鄭宇君:我是覺得跟地點有關係是滿好的,例如在教室哪個地方打瞌睡最不會被發現,這應該是滿...只是說地理的想像可能跟map本身的實質空間不見得完全一樣。

吳筱玫:就譬如說,我研究室雖然在四樓,但回答這個沒有用,因為我也不上去,人不在裡面。實際上就是說,我覺得有一些客觀事物其實它的存在比較沒有play的動機。

鄭宇君:就是說上學校的網路就知道這個東西的時候,我覺得這邊應該是要問那種我們需要私下去探討的。

蔡子傑:其實我覺得在phone上面也是可以蒐集到這些資料,就看學生會不會問...如果像是google那樣是幾萬個人在玩的話,那content一定會出來。

李蔡彥:這個有沒有game的情境?

蔡子傑:現在就是很陽春,就是沒有,如果有數位內容的來給你...的話,至少可以讓他有聲光效果,讓人更願意玩,有更多人玩,就可以建立起內容和情境。

 

[研究二]

 

鄭宇君:蔡老師剛剛講的,我之前在討論...像現在講的social media的東西,或手機像智慧型手機主要應用都是在都會地區,就是說比較習慣接收這些東西,那蔡老師剛才講的這些東西有一點像是替代internet,或是這個東西不是那麼普遍的地方,譬如說村里,那個東西其實還滿像,譬如說可以透過村長廣播那種方式,就是怎麼樣是村里的,譬如說農村地方,它如果老人不是那麼會上網,那有些資訊需要傳送出去,所以類似這樣的概念如果能應用在村哩,譬如農作收割、資訊、新流感疫苗的施打,就是說可以透過村長,它原來即有互動,但沒辦法這麼的容易近用這些智慧型手機,或網路的時候,透過這個東西似乎有一些幫助。

蔡子傑:所以就是說背後實際有人際的碰面,我們傳統是電子的碰面,但是電子的碰面必須事先要拉條線,或者說他必須要一定有控制的母體,這邊的話變成是說純粹是人,人相遇才有傳送的機會,這有點人的概念附在裡面,所以剛才講到那個其實是很好的,我們其實就是在找應用的機會,然後把它實現出來。

鄭宇君:好像就變成要找個niche是說,它如果在網路非常普遍的時候,你就不會想說我需要用到這個。

蔡子傑:它的關鍵就是在網路不是很普遍的時候,所以我才講到張寶芳老師在口試的時候就問說,那個地方沒有網路,網路不能發揮,就是因為沒有網路,我們才可以研究。如果網路很發達,我們就不需要做研究了。

鄭宇君:那如果是這樣子的話,這個設計是不是可以變成附著在比較傳統的溝通工具,譬如說電話,所以我在想說,如果它還是用比較先進,像智慧型手機這種東西的話,那其實有走回過去的思考,我是把手機普遍推廣,可是如果是可以用比較簡易成本、附著在傳統的傳播工具,譬如說像是電話這個東西...

蔡子傑:可是你那個必須要carry,如果電話只能侷限在家裡...

鄭宇君:或者是說像一般的手機,比較簡易型的手機,而不是智慧型手機,可不可以?因為手機目前看起來,在第三世界國家或...可能都還不是很普遍,可能還沒有辦法用到智慧型手機那麼多功能,有沒有可能說一般簡易的手機也可以有這樣的功能?我覺得還有一種可能是裝在車子上。

蔡子傑:對,裝在車子上是有可能的...因為傳統做PDA的一般是做車子,因為車子其實就公車,有一定的接點,它一定聯絡兩個村落。那...的動線也是一樣,它是有固定班次,所以就知道什麼時候它會靠站,就趕快把東西傳給它,所以車子跟車子有很多的路徑,什麼時候會靠近,要想說怎麼樣動可以最快,的確也有一類是做車子的,利用車子來傳送。那如果是數位型的就有公車,像台北市就有很多公車,公車是有接駁,它是比較radom,可是兩個交互起來,這個網路就出來了,用這種概念就很輕易的把資料傳出去。不過今天介紹這個概念,可能還要一段時間才可以實現。

吳筱玫:我覺得可能跟情境要有點關係,因為其實剛才講災難的話,如果是山遊,我覺得借點對點的概念是滿好的,因為去爬山的人也不會很多,所以接觸到這個訊息的人數是在可控制的範圍內。可是如果是像剛才那個例子,他可能在東區裡面,然後透過這種系統傳送,問題在於說如果同時間人變得非常多的時候,網絡會癱瘓掉,所以要看一下這個東西怎麼應用,我覺得概念上是還滿不錯的,但不是一體適用,因為有的這個還滿恐怖的,要看內容是什麼、該怎麼樣去用,所以它不是所有情境都最適合的東西。還有就是說,因為現在是做聲音嗎?我覺得聲音還不錯,因為對老人家來說,他輸入文字他可能也沒有這種能力,所以變成是怎麼樣把...因為我在想說你把那個傳統文化、可能是原住民文化..真正的原住民文化資料蒐集可能還需要人進去蒐集,鄉下原住民長老他們或許有非常可貴的資訊,我們知道資料在轉的過程一定有lost,他其實慢慢的...會有詮釋上的問題,所以有些東西就是說,他可能在做文化的事上,可能還是需要人去採集,但是就一些緊急事件或狀況,我覺得那個的確適用,所以我覺得那個要看應用的情境是怎麼樣,才能決定它的是應用性在哪裡,但可能講太遠了,先開發出來再說。

蔡子傑:不過這個...我部分同意啦,因為其實這個情境是很重要,因為不是所有情境都適用。但回到你剛才的問題,就是整個資料判斷的問題,那當然我們要準確,在傳遞過程中有一些loading的方法,loading就是overlape,消耗力受損會比較快,那當然這是channel,那我們還有一些編碼的技巧。我們的研究重點就是在這邊,但是那個情境的設計就是另外...可能需要傳播學院的老師協助。

李蔡彥:我是覺得這樣網絡的方式,對於沒有網路、網路不是那麼流行的地方的確是很棒的,不過網路遲早會慢慢普及,像是電話。我覺得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在於情境,就是為什麼p2p可以起得來,我想大家覺得那個東西得到的投資報酬率滿高的,我想同樣的道理,這樣的模式其實不見得要在大都會流行,要看大都會裡面的人願不願意買,也不是任何地方都流行,那些網路...並不是沒有wifly這服務,而是因為要錢,那如果是因為經濟的因素...如果有個經濟模型起來的話,它其實也會是很有趣的,比如說我在捷運上面任何資訊就可以傳播,根本不用管說到底誰可以幫我傳,捷運上可能就有很多人可以用wifly,可是你要花錢,可是如果你有模式基本上是不要花錢的...互惠的方式,那我覺得會是一個新的經濟模式。那另外一個,跟你前面講的那個purpose...,會讓你...這兩個因素,因為都跟geo相關。

蔡子傑:對啊,我希望把它結合起來。我完全同意,我一個概念其實說...我常跟學在講,就是我希望做到...因為像上internet的話,我們從學術網路是不用錢的,但在家裡或到外面上網路就要錢。那我的理想是說,在大都會裡面...當然偏遠地區就沒有那麼多人,但在大都會裡面,我可不可以自成一個小團體...自己來傳送,譬如說我要送email,我不見得要那麼急的送出去,就把email先整理好,就碰到你的時候丟出去,或碰到誰的時候丟出去,我的email不用使用那麼快,在某些接點是可以利用的。